• 微博
  • 微信微信二维码

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广东要闻

暴雨导致四川宜宾一农贸市场围墙坍塌已救出2人

来源: 南方日报网络版     时间: 2020-01-20 06:10:51
【字体:

苹果手机上微信聊天记录,怎么恢复找回 薇__信【18349815】---业务详细的加他咨询、我、上、个、月、就、是、找、他、们、帮、我、的。技、术、好、放、心、已、经、帮、我、解、决。江西“驴友”被困事件:4人死亡失联人员已获救

http://img95.699pic.com/photo/40157/3760.gif_wh300.gif?30006


  

  

  除夕家宴 少不了一道烧什锦

□易大叔/文 杨仕成/图

  老爸一共六姐弟,大嬢是老大,我老爸是最小的弟弟。大嬢年少时,家境还好,大院里请教书先生办了私塾,大嬢跟家里的其他小孩一起,在私塾熟读四书五经。后来她出嫁到甘江,有一年回娘家,想多陪自己母亲几天,给公公写信请假。公公是个同盟会的新派人物,见她字写得好,文笔也流畅,心里高兴,送她到川大陪丈夫读书。后来世事翻转巨变,大嬢一家当然也深陷其中,但有意思的是,这个从小知书识礼的女子,不仅独自养大了几个子女,让他们也成为知书识礼之人,她自己操持家务的同时,还练就了一手好厨艺。

藿香烧鱼
大嬢做的味道巴适

  我们以前去甘江,大嬢虽然已没有精力下厨,但坚持在厨房指挥子女和孙子辈,做出的饭菜,味道之巴适。凉拌白斩鸡、水煮牛肉、藿香烧鱼等等摆满两桌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我们很少在别的地方,吃到这样好味道的饭菜。大嬢听大家夸赞饭菜好吃,脸上笑意就从嘴角升起来,显然心满意足。
  我有时候就在想,这个温言细语的太婆,真的是了不起,她经过的那么多日子,酸甜苦辣味道复杂得很,但做出来的腊肉香肠和饭菜,还是那么讲究和平和,没有一点苦涩和怪味在里面。
  几年前大嬢过世,我们每年还是按照老规矩,在春节前去一趟甘江,大家依旧在屋檐和腊梅树下坐起,烤一炉炭火,东拉西扯摆各种龙门阵,炒花生,水果,热得烫牙的酥肉,一样不少。中午依旧是一顿味道安逸的饭菜,把大家吃得连声叫好。然后,我们把腌制好的腊肉香肠带回家。每年的这顿饭,差不多就是年夜饭的序曲,从此往后,就进入过年的节奏了。

老妈的鱼松
有一种特别的香味

  我爸妈饭菜确实做得好吃,一般来说,老爸主热菜,老妈主凉菜。哪怕是一小碟泡菜,老妈用红油和糖拌一下,吃起来都巴适得很。他们退休以后,最喜欢去钓鱼,有时候钓起来鱼太多,就拿来做鱼松。我有次在家见过他们做鱼松,过程相当复杂,耗时差不多大半天,做出来的鱼松,细软化渣,还有一股特别的葱香,用玻璃瓶装了,三兄弟一家一瓶。我觉得,市场上卖的那些鱼松,要是跟这种鲫鱼做成的鱼松见面,肯定会羞愧得无地自容。
  现在回想起来,这种家制鱼松的做法,虽然非常成功,但其间的工序和环节如何把握节奏,火候咋个拿捏,他们未必说得条理清楚和准确。我看一些专业厨师做菜,或者读他们的心得,每一道菜的构成因素和环节,都有完美和清晰的设计。相对而言,那些家庭里面生长起来的野生厨师,他们做出来的饭菜,就属于莫名其妙的好吃。虽然没道理可讲,但力道有时候比专业厨师还要大,它会把一个家庭,培养出顽固的口味来,而且还会影响到子孙后代。
  我外婆做菜很好吃,我们全家都习惯那个味道,爸妈也做得一手好菜,所以那个味道不会消散。再加上他们做菜有那种好好学习、天天向上的热情,这种顽固的味道,就有继承也有发展,最终都会在年夜饭上展示出来。不过在我的记忆里面,物资短缺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我们家的年夜饭是花力气比较多的,反倒是现在,年夜饭的规模,跟平时周末回父母家的那顿中午饭,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。

烧什锦
老爸的压轴大菜

  以前的年夜饭,腊肉香肠都是大嬢家做的,除此之外,每年的其他菜并不算多,有时候烧鸡,有时候水煮牛肉,或者咸烧白和甜烧白之类,莫得固定的格式。只是有一样,老爸好像特别上心,就是烧什锦。
  我的记忆里面,固定节目总有这道菜。烧什锦的用料很复杂,红萝卜、青笋、鱿鱼、墨鱼、肚条、酥肉和冬笋,诸如此类,每次年夜饭,花费时间和精力最多的,就是这道菜。说实话,就个人的喜好来说,不管是家里还是外面吃馆子,我对烧什锦一直不太喜欢,所以每次年夜饭上来,我的筷子都很少问候烧什锦。记得有一次,老爸老妈跟我们讨论年夜饭的时候,我还专门给老爸说,烧什锦太麻烦了,而且也不是很好吃,干脆另外换一个菜吧。老爸很果断地反驳,哪个说的烧什锦不好吃?再说,年夜饭咋能莫得烧什锦呢?两个哥哥也说,就听老爸老妈的吧。于是那一次的年夜饭,依旧做了烧什锦。但这个菜为啥子是必须的保留节目,爸妈也从来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,反正就是年夜饭的桌子上,要有这么一道菜。
  最后一次在家做年夜饭,我已经记不住具体的时间,但差不多快有十年了吧。那一顿年夜饭,具体吃了一些什么菜,我现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努力去搜寻记忆,但好像都想不起来,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,就是一定会有烧什锦,因为在我看来,这道菜的存在,基本上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。除此之外,其他的内容都非常模糊了,只是记得大家都非常高兴,子女和晚辈们一如既往地跟爸妈开各种玩笑。川音的操场里,很多小孩已经迫不及待地放起了鞭炮,五颜六色的魔术弹,从大楼的阳台飞上夜空,把客厅的玻璃门映上黄色和红色的光,那种颜色带来的感觉,类似成都冬天的明媚阳光,让人觉得岁月丰饶,而且温暖。

年夜饭
其实是有中心思想的

  自从我们三兄弟结婚以后,家里的年夜饭就不一定是在大年三十晚上了。毕竟一个家庭发散成四个家庭,其中至少有三个家庭的年夜饭,是需要跟另外三家父母一起,所以我们三兄弟家跟父母在一起的年夜饭,有时候会在大年三十的前几天,而大年三十那晚,三兄弟就轮班跟爸妈在一起。
  记得有一年,我们两口子和楠哥一起陪父母过大年三十,那天下午太阳出来很暖和,我们开车陪爸妈去郊外晒太阳,大家玩得非常开心,回城已是晚上八点多,就说干脆在外面找个馆子吃饭吧。哪晓得在川音附近转了很多条街,居然没有找到一家馆子开门,最后总算在安顺桥头看到一家棋牌俱乐部还开着门,停车进去一问,说可以接待吃饭,但是价格比平时翻倍,那时候大家饿得也顾不了这些,当即点了几样菜,那个味道简直糟糕透顶,我甚至怀疑根本不是厨师的手艺,不过是留下来守夜的员工自己下厨,因为空荡荡的餐厅里面,只有我们一家在吃饭。外面安顺桥上,全部是放鞭炮焰火的人,炸响的声音和闪光根本不歇气,爸妈虽然也说饭菜味道差劲儿价格太贵,但显然还是吃得非常高兴,至今说起那晚的这顿饭,都还是津津有味。
  爸妈已经好几年没在家做年夜饭来吃了,现在的模式,都是接近大年三十的那几天,选一个大家都有空的晚上,直接到餐馆去吃,饭后再回家里一起摆龙门阵。所以,年夜饭的味道都是靠运气,有时好吃,有时糟糕,但这些对我们来说,好像也没造成太多的困扰。如果说困扰,那也就是即便在餐馆吃年夜饭,老爸老妈依旧要求要有一份烧什锦,我当然还是对这道菜兴趣寡淡,也依旧想不通,他们为啥子到外面吃年夜饭了,这个对我来说毫无价值的烧什锦,还是要顽固地摆上餐桌?不过,管它呢,就像大家经常说的,只要妈老汉儿高兴,哪怕是摆一桌莫盐莫味的年夜饭,我们都会吃得舒服安逸的,毕竟,这个才应该是年夜饭的中心思想。

【编辑:卞立群】

相关文章

版权所有: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
主办:南方新闻网 协办: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:南方新闻网
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